初入春の茶博客
扫描关注初入春の茶博客

手机扫描二维码

ad

丁佑君是谁?用年轻的生命救了千千万万的老百姓

初入春の茶博客2021-06-15茶余饭后 461

  丁佑君,民国二十年九月二十七日出生在四川省嘉定州犍为县五通桥瓦窑沱一个中等盐商家庭。丁家在老家瓦窑沱临街开有店铺,与人合伙在金山寺办有盐灶,父亲丁栋臣以办盐公仓为业,虽曾雇有短工,但仅小本经营,全家上下一、二十口,日耗颇多,只是能维持开销而已。母亲是一普通的家庭妇女,40岁才生下丁佑君。长兄丁祝生,在犍为县电报局做事,虽刚而立之年,却为六个子女之父,生活不易,全赖妻子李淑非贤惠孝道,操持全家十来口人的衣食。次兄丁好德勤奋好学,先就读嘉定和成都的中学,后考取燕京大学新闻系。
  追求光明
  丁佑君考入成都私立女子中学(今成都六中),在读书期间,由于受地下党员黄梦谷等老师的革命启蒙教育,丁佑君积极参加了“四·九”反黑暗等运动,迎着光明不断追求自己革命的进步。
  1950年元旦,中国人民解放军成都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发出布告,宣布:成都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为最高权力机关,统一管理全市军事、民政等事宜。随后,军管会的文教接管工作也开始。在地下党支部的配合下,市女中很快复课。
  与此同时,其二哥丁好德在解放后给其妹妹的信中也提醒她:当今你(丁佑君)恐怕已面临到读书呢,还是参加工作的问题。1950年1月,在兄长的指引与支持下,她毅然报考了西康人民干部学校。
  在学校她积极上进,4月29日经过学校多方面的考察,批准她加入了青年团。同年6月作为首批毕业学员,她和西干校150多人前往西昌参加当地的征粮工作,在西昌期间,她积极工作,当过学校的军代表,参加征粮工作队。
  坚贞不屈
  1950年9月17日,西昌盐中区土匪发动反革命暴乱,时任盐中区青年干事的丁佑君不幸被土匪绑架。被绑架之前,张炳文与裕隆镇镇长王宇辉去到王正中家找丁佑君,他们说要去高草乡办黑板报,王宇辉将丁佑君的那支勃郎宁小手枪俗称"掌心雷"的五粒弹自卫武器借走了。后来,王正中又对丁佑君交代说:你在这里等我,不要出门去。还嘱托他妈,看着丁佑君,给丁代表送开水。大约半个小时左右,王正中又匆匆回家。他对丁佑君说:"不要慌,今晚还是住在这里比较稳当。"当时没有人知道王正中实为隐藏着的内奸,他正是这次叛乱的策划人之一。由于他"自解放以后伪装进步,骗取了区上负责人的信任,曾参加区、乡各种代表会议,参加征借粮等农村工作,其阴险毒辣的真面目,此时尚未暴露。"
  当天中午,在王国贤的统一策动下,河西的土匪同时叛乱。裕隆乡地痞高开祥、朱暄一伙先窜入场上镇公所中游荡,随即窃夺了镇公所门岗、武装民兵的枪支。自封叛匪大队长的高开祥指挥众匪将镇公所的十几支步枪和一挺轻机枪全部抢夺一空。又令赵世华率10余名叛匪赶往王正中家抓捕"女解放军",赵匪直入王宅:"你就是丁代表?"
  "我是丁佑君,有什么事?"
  "来人,给我捆了。"土匪张明友、任民忠等一拥而上,将丁佑君捆绑起来。
  措手不及而又被借了自卫武器的丁佑君质问道:"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就是要抓你!"赵匪凶相毕露。
  "你们要认清形势,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政策是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赎罪,立大功受奖。我希望你们放下武器,回家生产。"
  叛匪充耳不闻,将丁佑君围推出户,押往乡公所。乡街上,关门闭户,只有叛匪来回游动着。
  当晚丁佑君被关在新民乡张八街文昌宫戏台左侧的房间里。匪首以丰盛菜饭请她,企图诱她说出县、区武装分布情况,丁踢翻饭菜,一字不吐,她拒绝了土匪给她送来的食物,并告诫说:"当土匪只有死路一条。"叛匪卢本宗之母,外号"闪彪"的卢袁氏劝诱说:"你何必那样死心眼呢?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家,何苦啊,只要说出你们共产党来,以后我保证你就住我家里。"丁佑君一言不答。
  卢袁氏又问她是不是共产党?丁佑君说:"我们的党从不像你们那些狐群狗党,害人吃人的党,我还不够入党条件,但我是共产党的干部,是青年团员。"站在门外的土匪们听了非常吃惊,又拥进屋来百般威胁恫吓,丁佑君非常镇定。匪首卢本宗说:"你不要那样嘴硬,那样不怕死。"并再三追问:"我们这附近哪些是共产党"丁佑君答道:"我们共产党多得很,你不必问了。"卢袁氏又假惺惺地说:"你才十几岁呀,你真的不怕死?死了多可惜呀!"丁佑君响亮地答道:"死,我见得多,怕死就不革命,革命就不怕死!"匪徒们黔驴技穷,竟然将她凌辱了整整一夜。
  壮烈牺牲
  1950年9月19日,丁佑君被匪徒张邦和等转押到高草坝(乡)。女青年宋秀清回忆说:"我在家屋门缝内看见丁代表被押过去,还是穿的一双草鞋。我很想出来拉住她,但是,我当时认识不够,怕土匪,我只看了丁代表一眼,以后再也没有看见了!"该乡土匪大队长谌洪祥道:"我说,你这个女娃娃,当什么共产党,给我回家去念几个字算了。你不要怕,只要你告诉我们,城里有多少军队,我们就放你。"
  "我没有什么说的。"丁佑君冷静地回答。
  1950年9月19日,匪徒剥掉她的衣服游街示众,她边走边喊:“乡亲们,这是叛匪的耻辱!最后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1950年9月20日,叛匪围攻河西区公所内碉堡不下,拉她去喊话劝降,她高喊:“同志们,坚持到底!胜利最终属于我们的!”“共产党万岁!”叛匪即向她开枪,击中胸膛,她倒下高喊:“我一个人死不要紧,会有千千万万的人为我报仇!”当晚壮烈牺牲。
  烈士身后
  1950年9月19日凌晨,盐中区农民积极分子谢必成与小学教员李宗周冒险偷渡洪水肆虐的安宁河,赶入西昌县城,向区公所和区党委报信。这时,才确知土匪徒叛乱实情和丁佑君不幸被捕的消息。在盐中区叛乱平定后,中共西昌县委即指派县妇联张子玉和县委宣传部罗熙义急赴香城镇查寻丁佑君烈士的遗体。最初,他们去了镇的北场口糠市坝。附近的村民中有人介绍说:1950年9月19日当晚,在淅淅沥沥的秋雨中,丁佑君发出了几声微弱的呻吟,“闻声赶去时,她说要喝水”,有人忙去找水喂给她喝。接着,他们仔细地在“示众”现场观察并终于发现:“从躺卧的位置来看,她晚上还支持着爬了几步光景。”但令人困惑不解的是:次日,烈士的遗体却消逝得无影无踪……
  烈士的遗体在哪里呢?好在不久即有热心的村民前往镇上的盐中区公所报信:糠市坝侧的一棉花地里,发现了一只头骨。张子玉、罗熙义和亢廷胜、郭峰山等人急忙赶赴现场。果然有一头骨,头骨上那排整齐、洁白而匀细的牙齿以及附近的几缕长发向熟识丁佑君烈士的好友、同志和战友证实:这正是烈士的骨骸。
  怀着对烈士临危不惧、临死不屈的英雄壮举的崇敬与对杀害烈士的叛乱匪徒狼子野心的仇愤,战友们忙在就近新场口一户居民家中觅得一只高约60公分的瓮口坛,将用红布裹好的烈士遗骨与头发存于坛内,再以红布盖封瓮口,扎以红绳密封。
  随后,搬入区公所大门内的左侧那排平房后的水天井内,停置于年久未用的青板石洗衣台下。洗衣石长约1.20米,宽在60公分以上,横架在两侧的石条上而略向外倾斜着。烈士遗骨静置其中,可避风雨,也遮太阳。
  经过座谈了解和现场踏勘分析推测:丁佑君烈士被叛匪击伤与折磨得衣破骨损、皮开肉绽而抛丢在香城镇北场口、保城河畔糠市坝的荒野后,当天夜里,可能是野狼又吞噬了烈士的遗体!
  决心为烈士讨还血债的战友与乡亲们更加积极地投身到相继开展的镇压反革命与土地改革运动中,直接枪杀丁佑君的凶手赵明安的侄儿赵世华被逮住枪决,匪首王国贤、王国佐、谌洪祥、匡绍先、朱暄等也都先后伏法;盐中区最大匪首"总指挥"赵明安逃往盐源后,在1953年5月终被人民解放军剿匪部队击毙于树河。
  1950年9月25日,中共西昌县委书记张荣郑重宣告:"在盐中区土匪叛乱中,丁佑君同志不幸被捕。她坚贞不屈,壮烈牺牲。她临死时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她死得很光荣。"作家高缨闻听烈士事迹之后,写下了脍炙人口的《丁佑君之歌》,使得丁佑君烈士的英勇事迹家喻户晓、影响深远,后来,79岁高龄的高缨再次来到乐山,来到五通桥,在“丁佑君烈士逝世55周年纪念明信片”上专门为纪念丁佑君烈士题写了这样的句子:“白玉一样纯洁,钢铁一样坚强。”以及“她永远十九岁”老作家对丁佑君烈士,还是怀着满腔的激情,准确地概括了丁佑君烈士短暂的一生,这是对烈士的高山仰止,表达了自己对烈士一辈子的无比尊崇。

文章关键词
丁佑君
丁佑君生平简介
丁佑君人物资料
a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