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春の茶博客
扫描关注初入春の茶博客

手机扫描二维码

张岱《陶庵梦忆》之《兰雪茶》全文翻译

初入春の茶博客2017-12-09茶余饭后 6302

  兰雪茶》原文
  日铸者,越王铸剑(2)之地也。茶味棱棱(3),有金石之气。欧阳永叔(4)曰:“两浙之茶,日铸第一。”王龟龄(5)曰:“龙山瑞草,日铸雪芽。”日铸名起此。京师茶客,有茶则至,意不在雪芽也,而雪芽利之,一如京茶式,不敢独异(6)。
  三娥叔(7)知松萝焙法,取瑞草试之,香扑冽。余曰:“瑞草固佳,汉武帝食露盘,无补多欲,日铸茶薮,‘牛虽脊,偾于豚上’(8)也。”遂募歙人入日铸。 扚法、掐法、挪法、撒法、扇法、炒法、焙法、藏法,一如松萝。他泉瀹之,香气不出,煮禊泉,投以小罐,则香太浓郁。杂入茉莉,再三较量,用敞口瓷瓯淡放之,候其冷;以旋滚汤冲泻之,色如竹箨方解,绿粉初匀;又如山窗初曙,透纸黎光。取清妃白,倾向素瓷,真如百茎素兰同雪涛(9)并泻也。雪芽得其色矣,未得其气,余戏呼之“兰雪”。
  四五年后,“兰雪茶”一哄如市焉。越之好事者不食松萝,止食兰雪。兰雪则食,以松萝而纂兰雪者亦食,盖松萝贬声价俯就兰雪,从俗也。乃近日徽歙间松萝亦名兰雪,向以松萝名者,封面系换,则又奇矣。

  注:(1)兰雪茶,系张岱亲手创制的品种,明末曾风靡一时,今已失传。
  (2)日铸,即日铸岭。位于绍兴市东南,距市区约50华里,属会稽山余脉,海拔在500米左右。日铸岭所产茶叶很早便享有盛名,叫做“日铸茶”或“日铸雪芽”,北宋时曾被列为贡品。欧阳修在《归田录》中说:“草茶盛于两浙,两浙之品,日铸第一。” 清代曾专门在日铸岭内辟“御茶湾”,每年采制特级茶叶进贡康熙皇帝。但到清代中期基本失传。上个世纪80年代,日铸茶开始恢复生产,投放市场后,受到消费者的欢迎。
  日铸岭也是欧冶子为越王铸剑之地。越王勾践之父允常在位时,为了对抗吴国和楚国,聘欧冶子为他铸利剑。欧冶子按五方之位,采五精之气,炼成了五把宝剑。取名为湛卢、磐郢、胜邪、鱼肠、巨阙。因欧冶子在别处铸剑不成,在这里一日铸五剑,便取名日铸岭。当时的越国还比较弱小,为了结好吴国,便将其中的湛卢、磐郢、鱼肠献给吴王诸樊。后来鱼肠剑被专诸用来刺杀王僚,湛卢被夫差用来赐死伍子胥,灭吴后又被勾践用来赐死文种。吴亡后,宝剑悉归越国。
  (3)棱棱,形容茶叶味道浓厚、清朗,与淡雅清香的气息相反。
  (4)欧阳永叔,即欧阳修。
  (5)王龟龄,即王十朋。字龟龄,号梅溪,著名的政治家和诗人。南宋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状元。
  (6)日铸茶虽在宋代就已闻名,但在晚明,安徽休宁产的松萝茶以其制作精妙力压日铸茶。松萝茶也是比较古老的名茶,散茶在明代盛行后,松萝茶以其精湛的制作方法逐渐成为名茶之首,江南一带纷纷效仿松萝茶的制法来制茶,京城的茶客更是只认松萝茶。京城茶商们来绍兴,也主要是采购松萝茶,而不是日铸雪芽。因为绍兴水运便利,可以通过绍兴南运河进入京杭大运河而直达北京。在这样的商业大环境中,日铸茶只有追随仿效松萝茶才能多少获利,当年的白天鹅成了丑小鸭。这便是张岱研制新茶重树日铸名声的动机。
  (7)三娥叔,张岱三叔张炳芳,号九娥。
  (8)‘牛虽脊,偾于豚上’,原话见《左传.昭公十三年》 :“牛虽脊,偾于豚上,其畏不死?”意思是:牛再瘦,压到小猪身上,还怕压它不死吗?
  (9)雪涛,有三个含义。一是指汹涌的波涛,唐诗云:“东上高山望五湖,雪涛烟浪起天隅”。指湖南沅江桃源八景中“白马雪涛”一景。沅江在绿萝崖段落差很大,激流触石,掀起冲天大浪,并发出隆隆巨响,又如一匹白马昂首奔腾。还有诗人形容钱塘潮:“雪涛千里如山催”。二是指积雪连绵深厚像波涛一样。三是借以比喻色泽白净鲜亮的茶汤。
  (10)注音:扚(音迪)按压;瀹(音月)煮;

  《兰雪茶》白话翻译
  日铸岭,越王铸剑的地方。这里的茶茶味浓厚、清朗,似乎有金石般的远古气息。欧阳修曾说:“两浙之茶,日铸第一。”王十朋说:“龙山瑞草,日铸雪芽。”日铸茶的名声从此鹊起。(这些年)京城里经营茶叶的客商,每到产茶季节便来,但来这儿的意图并非雪芽。而雪芽要想获利,反倒必须遵循京城茶的制式,不敢表现自己的特色。
  我三叔号九娥,他很了解松萝茶制作工艺,曾用瑞草做原料运用松萝茶制作技术试制出一种新茶,制出后香气浓烈扑鼻。但我却泼冷水说:“瑞草虽是佳品,但好像当年汉武帝喝的盘露般稀少,难以满足众多需求,日铸茶产量极高,好比《左传》所说:‘牛再瘦,压在小猪身上,还怕压不死吗?’”于是我便招募安徽歙县人来到日铸制茶。扚法、掐法、挪法、撒法、扇法、炒法、焙法、藏法,全部遵照松萝茶制作工艺。制成后,用其它泉水冲泡,香气出不来,用禊泉水煮,装在小罐中,香气又过于浓郁。后来参入茉莉花,反复配比,冲淡后放入敞口的瓷瓯中,等待冷却;随即用滚开的水猛冲,这时只见茶汤色泽如同刚剥开的竹笋,呈极其均匀的淡绿色;又如面山轩窗的窗纸,刚刚透出黎明曙色。取来清妃白素瓷杯,将茶倾倒进去,犹如一枝枝立在水中的素兰与雪涛一同倾泻而下。过去的雪芽茶只有很好的色泽,在气味上没有充分显示出优势,为区别旧品种我开玩笑般地把新茶叫做“兰雪”。
  四五年后,“兰雪茶”在市场上得到消费者哄抬。浙江很多喜欢制造事端的消费者不再喝松萝茶,只喝兰雪。真的兰雪要喝,用松萝茶假冒兰雪的茶也有人喝,于是松萝便自贬身价屈就兰雪,以适应消费者。最近徽州歙县的松萝茶也开始冒名兰雪,过去一直用松萝茶包装的商人,现在都把包装的封面换成兰雪茶了,这可真是一则奇事。

文章关键词
张岱
张岱《陶庵梦忆》
张岱与兰雪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