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春の茶博客
扫描关注初入春の茶博客

手机扫描二维码

我的故乡我的茶,我心中的绿杨春

初入春の茶博客2018-03-16茶话人生 1032

  家乡产茶。有整片承包的茶叶大户,更多的是弄上几分茶地的普通人家。采茶、制茶、卖茶,是乡亲们每年一季最重要的生活内容。
  清明前后,家乡的茶田热闹起来。伴着鸡啼,映着朝霞,通往茶田的路上,姑姑婶婶们、奶奶婆婆们,戴着草帽、拎着水瓶,三五成群。还有邻乡过来“帮忙”的,年轻的骑着电动车,年老的蹬着三轮车,到了茶田,把车找背阴处停好,从车上取出围裙、护袖,边跟“东家”打着招呼,边走到茶垄一端“开工”。
  如果城里人想感受农业劳动的那份辛苦、那份快乐、那份美,那就在采茶的时候来吧。现在的耕种、收割都已是隆隆的机械化操作了,但采茶永远是农民们低着头、弯着腰,用双手一次次地采撷,用双脚一步步地丈量,采撷着来自节气的赠予,丈量着来自土地的收获。
  晌午时分,会有卖馒头的吆喝声响起。一辆摩托车从一块块茶田边经过。车头装着的喇叭里播放着“卖馒头——”,车后座上绑着自制的保温箱。辛勤忙碌的人们这时候走上田埂,买几个馒头,倒一杯水,稍作休息。“帮忙”的人们照例跟“东家”客气着:“不买了,不买了,今天不买了”。
  每年茶季头几天,鲜叶子是很值钱的。不到傍晚,收茶叶的小贩就聚在各个路口了。一斤叶子能卖八九十甚至上百元,称完重,揣着一沓现钱,乡亲们兴奋的步伐里看不出这一天的劳累。不过这价钱是一天一变,越变越低的。等到觉着不划算了,“东家”就谢绝了“帮工”,只自家人采了叶子送去加工了。
  茶叶的加工是很有意思的,分机械制茶与手工制茶。机械制茶速度快、数量大,已日渐普及。而手工制茶,则自有其一派品位。
  我的母亲就曾帮人家手工制茶多年。雇主家里有一套制茶机械,又另砌了锅灶,请来我母亲等四五位村中妇女,专门手工制茶。据他说,有些老板只认手工茶。锅烧热后,放入茶叶,只凭双手在锅中翻来揉去,随着轻烟升腾,还伴着吱吱声响,茶叶渐渐变色、成型……这一切全凭着制茶师傅对火候的把握。
  我问过母亲:“手不怕烫吗?”她只习以为常地说:“世上哪有简单的手艺?”的确不简单,连烧锅都是如此。母亲她们制茶是在锅灶上,四五口锅连在一起,全由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太负责烧柴火。制茶时,灶台上,母亲她们不时吩咐“小火,大火”;灶台下,老太迅速而准确地朝各个灶膛里添加柴草。
  我曾用锅灶烧过饭,一把柴塞进去,火就灭了。用烧火棍把柴架起,吹上一口气,只听“嘭”的一下,火冒出来,差点没烧掉眉毛。母亲说给制茶的人烧火,非得找老太那样的,性子慢、有分寸才行。
  无论是采茶还是制茶,那一份辛苦都难以诉说。一根根茶叶,正是经历了茶农双手的采摘、揉捻,才能在沸水中挥洒出碧绿、绽放出醇香。
  为什么家乡的茶那般适口,我想是因为这一方水土、这一方人。

文章关键词
绿杨春
绿杨春茶
仪征绿杨春茶
扬州绿杨春茶叶好喝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