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春の茶博客
扫描关注初入春の茶博客

手机扫描二维码

我不要再被贩卖焦虑和无聊了

初入春の茶博客2018-07-23茶余饭后 318

  前几个月我在想一个问题。
  好多自媒体人知乎大v网红意见领袖,在红了以后都想来做编剧、当导演。可是很久也没看他们出过什么作品,为什么呢?
  然后今天我想明白了,他们本身想贩卖的那些东西,靠发表观点就能得到,干嘛还写剧本啊,当他们把创作当成和他们写的那些文章一样,是在做一件发表观点的事情,是在疯狂地表达。
  我相信他们一开始是真的是想写剧本或者当导演。然而实际操作以后他们发现创作作品,并不是发表一篇自己观点的文章、编辑一个妙语连珠的140字微博这么轻松简单的事情。创作需要真真实实的努力,和难以忍受的煎熬。
  创作的时候,如果陷入了想表达某种观点的误区,一定会被老师骂得狗血淋头,你不是在做新闻,不是在讨论时政,不是要变成一个刻薄而失去创造力的人。
  我们经常看到很多被追捧的年轻网络上的意见领袖,夸他们的词语大概都是:他对哲学和艺术有很高的见解,他好像读过很多书。
  可是,这些东西如果不能转化自己的,那么所有的一切其实跟自己都没什么关系。对哲学和艺术有再妙语连珠的评价和再惊世骇俗的观点,也永远不会让他变成一个哲学家或者艺术家。
  也许在当代,比起创造的人,这些靠着表达意见的人,会获得更多的关注度。因为创作者对于丰富多彩的世界来说,是孤独的流浪者,而不是众人点赞的意见领袖。
  然而在长长的历史中,能流传下来的被后人记住的,只有那些作品,还有在创造作品的人。
  一个演讲两小时,加上写稿子的时间也不过几天时间。一篇意见领袖的爆款文章短则几小时,长则几天。而一条微博只需要几分钟。在微博上抖机灵贩卖一条焦虑或者一条无聊,就可以获得成千上万的赞同和追捧。可是一部作品,哪怕是纯商业作品,短也要几个月的时间,更不要说那些传世之作。对于期盼获得认同和在大众面前树立意见领袖的人来说,
  创作者总是克制的,永远不会贩卖焦虑、无聊。创作者把他们旺盛的表达欲融化在一部部作品里。
  所以创作注定是痛苦的、漫长的、要付出很多很多努力的修行。
  而不是贩卖贩卖——“别人都在努力,你在好吃懒做好意思吗,对,我不光好意思还觉得很爽”——这种语录,就能获得大把点赞。契诃夫说的:市民们没有高尚的趣味,过着糊涂的、没意义的生活,用暴虐、粗鄙的放荡伪善来使这生活有点变化。大概就是指这种吧。
  《士兵突击》里面,袁朗说许三多不焦虑,这个时代有很多人都在焦虑,怕失去,怕得不到。炫耀懒散本身也是一种焦虑。我要告诉全世界混吃等死,我好吃懒做,然后让大家给我点赞。本身也不过是一种怕失去,怕不认可吧。贩卖这种焦虑观点便可获得名利,何必要创造呢。
  只要想做作品,除了努力便别无他法。一个人价值只和他创造了什么有关,而不是他有什么观点。所以创作跟发表观点本身就是背道而驰。创作属于创作本身。
  发现生命的琐碎与细微所带来的快乐才是快乐的真谛,发现知识的琐碎与细微带来的快乐只是因为无知。
  那天在微博上有人贩卖无望,说这个时代没有天才,说看来看去都很无聊,你也可以这么说吧,因为你看到的只有网线里的意见领袖,自然不会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这个时代的天才其实很多,只不过不在你了解的范围之内而已,当然他们注定和你是在两个世界的人。

文章关键词
贩卖焦虑
自媒体人
知乎大v
网红意见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