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春の茶博客
扫描关注初入春の茶博客

手机扫描二维码

储世新是谁?储世新简介?储世新结局

初入春の茶博客2018-07-31茶余饭后 3450

  张学良得到由自己处置反叛将领的命令后松了一口气,卫兵送来一摞刊载郭松龄夫妇被执行枪决并且被曝尸的消息的报纸,说总部命令在各连分发,张学良命令他马上拿去烧掉。
  储世新被李景林放回来,张学良感叹这个世界变得如此残忍暴虐,储世新说他没有参与伐奉是因为他不懂郭松龄的理论,而且郭松龄的举事实际上是用了一种惨烈的方式为张学良在军中立威,他提醒张学良有人拥护就有人看不顺眼,张学良却说自己心里清楚此次与老师对决就是某些人挑唆的悲剧。
  张学良拿着一捧黄菊回家,插在张作霖的书房里,说花是从新民老宅里摘回来的,还提到生母最喜欢菊花,张作霖怒问他怎么处理那三个起事的军长,张学良一一道来,说只准备再任用其中一个,张作霖让他自己做主,告诉他有些错是不能犯的否则是家破人亡百身难赎。张学良给张作霖磕头谢罪,张作霖扶起他,说杨景镇教的一句话让自己记了一辈子,让儿子也记住——凡是能用金钱买的都是便宜的。
  1926年三月,李大钊领导并参加了北京“反对帝国主义和北洋军阀”的运动,他公开为郭松龄鸣不平并谴责张作霖性本残暴罪行累累,号召国人内除国贼外抗强敌,绝不承认亡国亡族之私约。由此,张作霖认为郭松龄讨奉是与共产党和苏俄有关。杨宇霆说自己为张学良捏了把汗,他们这两对夫妻几乎不分彼此了,郭松龄旨在在东北建立平民革命政府太危险了。
  2016111103122499_meitu_10.jpg
  杨宇霆的特务报上资料说韩淑秀是苏俄特务,张学良在于凤至面前愤愤不平的说杨宇霆是为了洗刷自己,千方百计要将祸乱推到别人身上,他让于凤至将韩淑秀送的东西都收起来,还说杨宇霆抓到韩淑秀和冯玉祥妻子李德全联络的证据,据说李德全有红色背景,杨宇霆为了重获张作霖的信任,鼓动张作霖第三次入关,还想联合吴佩孚反冯。张学良自嘲两次奉直大战成就了自己现在却要和昔日的敌人握手言欢,他扑在于凤至的膝上痛哭流涕,说这个世界就是玩的打打杀杀的游戏,结果死去的都是佼佼者,留下的都是无能之辈还能邀功受封。
  1926年六月,张作霖前往北京会见吴佩孚商定讨赤计划。战事爆发,因冯玉祥的部队工事坚固,致使奉军在南口镇损失了两万人,几个军官联合进言说不想继续作战。张学良命令储世新带着预备队接手进攻目标,储世新请邹作华的炮兵部队清扫雷区,然后扛起大刀带着队伍出发了。张学良听着外面储世新大喊着口号却难受得流下了眼泪,他觉得队伍没了郭松龄就没魂了。韩麟春让他吸几口大烟平息一下,张学良没吸几口就晕乎乎的,他睡了一天起来,储世新已经拿下南口主阵地,延庆也已经拿下了。但他发现众人表情不对,韩麟春和徐副官告诉他,储世新在得胜后踩上地雷阵亡。又一个亲密战友离开,张学良几欲崩溃,哭喊着踢倒了先前退缩不愿再打的军官,跑到在战场上发泄一通后又在办公室里打砸,叫喊着不干了,就因为剩下那几个王八蛋死了这么多人,韩麟春说他走到哪里都是张作霖的儿子。
  张作霖听说了储世新的事,特地打了电话过来,说能交上这样的朋友是他的福气,已经下发十万抚恤告慰英灵,张学良心痛哭泣不已,无心听这些没有实际意义的话。
  张学良告诉鲍毓麟,真正疼自己的人都走了。

文章关键词
储世新是谁
储世新简介
储世新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