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春の茶博客
扫描关注初入春の茶博客

手机扫描二维码

赵士程的妻子是谁?世家贵公子娶了二婚的唐婉之后

初入春の茶博客2018-10-15茶余饭后 965

  史载,赵士程与唐婉同郡,是皇家后裔,门庭显赫。士程是个宽厚重情的读书人,与陆游是文友。士程一生只娶了唐琬一人为妻,唐琬病故后终身不续弦。赵士程,又是一旷世情痴!
  士程虽是读书人,可惜没有文章流传,因此虽是天潢贵胄,名气却绝比不上陆游。放翁文才了得,诗词流芳百世,一阕《钗头凤》就引得琬儿含恨郁郁而终。他们的爱情、才情,都曾使世间古今文人倾心折服。只可惜,原不过是年少轻狂,名花当折只须折而已!谓予不信,且看放翁晚年对才藻非女子之事的深表赞许就知道了。
  可赵士程呢?他默默无闻地,一心一意只爱琬儿。三年相识,十载相守。他认识唐琬时,她便已是陆游之妻。三年后,琬因不育而下堂,士程不弃,娶为新妇。在处女情结由来深重的中国,身为宗室的钻石王老五士程偏要娶唐琬为正妻,且惟此妇而已,这须拥有多么宽广的胸襟,承受多么巨大的世俗压力?抑或说,他对琬儿是钟爱得有多深,才下得如此大之决心?奈何此后多年相守,竟终不敌放翁一《钗头凤》的即兴之作。
  据载,陆游仕途不得意,唐琬曾请士程帮忙,士程不嫌,鼎力相助,那番在沈园还给他们机会叙旧。在封建礼教开始加重的南宋那出嫁从夫成为绝对真理的年代,士程若非真爱琬儿,又怎会如此体谅爱妻?他若非襟怀广阔,又何以不计前嫌,不文人相轻,举荐确是富有才华的情敌呢?诚可哀者,放翁报答他的便是对其妻仍视若自己的女人,此在《钗头凤》中表露无疑。
  唐婉与赵士程相守了十年来,得到了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们足够有理由相信,唐婉已经渐渐出落成小女人幸福的模样了,赵士程给了她无限的爱。但是十年的相守终于抵不过陆游的一首情诗,不是赵士程爱得不够,而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先入为主的爱不可替代。就如同人们对初恋的迷信,花多少精力都磨灭不去。
  千百年后,人们在沈园的墙头感叹陆游的“山盟虽在,锦书难托。”,可曾想到还有一个十年默默付出的赵士程。明知唐婉嫁作人妇,何况陆游你已娶妻生子,两不相干,又何苦去揭她已经渐渐愈合的伤口呢?也正是这首《凤头钗》使得唐婉郁郁寡欢,一病不起,没隔多久就香消玉殒,离开了她爱和爱她的两个男人,化作一缕青烟随风而去。这分明是夺命之作,陆游有罪呀!
  唐婉离去,赵士程也不过三十几岁,无论是纳妾和续弦都合情合理,给他提亲的人踏破门槛。赵士程分明是一条道走到黑的人,坚决不娶。陆游虽然一生时运不济,颠沛流离,却可顽强地活到了八十五岁,并留下了七个儿子。赵士程只活到了四十几岁,最后也是死在战场上,他一生只有唐婉一个妻子,自然也没有后人。这就是情圣,此生只为一人去,一个几乎没有出现在正史中不被世人熟知的情圣。

文章关键词
赵士程
赵士程妻子
赵士程和唐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