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春の茶博客
扫描关注初入春の茶博客

手机扫描二维码

我在大太阳里吹了一场冷风

初入春の茶博客2018-02-28茶话人生 1149

  有一天太阳大好的时候,我起床把被子抱到阳台上晒,这时候已经下午三点,太阳毫不吝啬的洋洋洒洒在对面楼的阳台上,对面的被子花的,红的,什么颜色都有,齐刷刷的铺在阳光下,温暖而厚重。
  我这边楼不仅阴冷,还吹过一阵风,打了个哆嗦把被子重新扔在了床上。
  出去广场上随便走了走。
  在一个空旷的地方坐下来。
  购物广场的显示屏滚动播放着美食广告,路过的人三三两两,在冷风里一闪而过。
  三分钟后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太停下来坐在我旁边一米左右的地方,我回过头,我们俩相视一笑。
  她的眼睛里有泪花闪动,我也是。
  不同的是,她应该是迎风流泪,我是真情触动。
  这该死的真情。
  忘了在哪看过的一句话,"珍惜在你生命中一闪而过的人,因为有很多人这辈子你只能和他们见一次面。"
  如果那些已经远走的人注定远走,那么分道扬镳是必然,但曾经一起靠近的日子都是真的爽朗,笑的都是发自内心,那也没什么好纠结的了,离去就离去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拍建筑的时候我喜欢用灰白滤镜,曾经有人调侃,在我心中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十分像我的审美,其实不是,纯粹只是觉得简(zhuang)单(bi)。
  然而我又不是一个豁的出去的人,被人看两眼就心虚,还没来得及调整角度对焦就被路过的小情侣恶狠狠的翻白眼,于是随便按了两张快门。
  最近一段时间连续做噩梦,大前天是被一个脸上带疤的人拖着锤子追杀,前天是跳进一个麦田里,稻草下面铺着的全是蛇,昨天是被困在一幢墙角裂缝、楼梯断裂的大楼里,上不去下不来,扶着一根钢筋,摸到的都是蜘蛛网,白裤子上蹭的都是灰。
  很奇怪,我做过的美梦从来记不得,噩梦却历历在目。
  压力是一直存在的,自我催眠也是需要的。
  我想如果一个人没有社交没有活动没有朋友应该也是可以活下去的吧,只是活的孤单点,但也不是不能活。
  生下来的时候是一个人,走的时候也是一个人,过程里需不需要人陪,重要吗?那些一起喝酒的人,你为他们哭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人,在你闭眼最后一刻走马灯的时候,队列里未免有他们的一席之地。
  我已经好久没晒过太阳了,所以一路走一路歪歪扭扭,最后停在了一个没有太阳的地方,在我重新去找太阳能够照耀到的地方时,已经变天了。
  我在广场上高兴的不高兴的零零总总也坐了将近一小时,老奶奶坐了五分钟走了后楼上有一块石灰块砸下来,落在我的斜后方,我吓了一跳,看上去,真高啊,得有十六楼。
  这要是人跳下来必死无疑。
  这么想,我就没有那么怕了。连骂一句"你md没看到下面坐着人啊"都懒得骂了。
  我一直在冷风里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楼越造越高,人越喜欢在高处俯瞰低处,最终变得想去用生命抵达低处。
  这个问题我在十五分钟后走进商厦里端着一杯热饮时还没想出答案。冻红的手靠着滚烫的杯底很是受用。
  拗不过的,和寒风是这样,和现实也是,人情世故也一样,总是冷了冰了需要用别的东西来暖,暖着暖着就好了。
  好不了的也会随着时间慢慢淡化,你只管写上名字,时间会残酷理智的替你筛选正确的答案并赶在最后一刻交卷。
  六点多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到处都在修路,在红绿灯路口,大车小车纷纷钻空子,不给行人留条生路。
  像赌气一样,我憋足了气莽撞的窜过去,耳边竟是焦躁的喇叭声,我突然又想起谁写的那首诗,"躲躲藏藏间,竟也夺得了一条生路。"
  回到家,开灯,一股阴暗潮湿的味道传来,我脱下鞋,卸了妆,把头发扎起来,换上舒服的衣服,心想还是他妈的宅在家里好啊。

文章关键词
我在大太阳里吹了一场冷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