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春の茶博客
扫描关注初入春の茶博客

手机扫描二维码

张岱与“兰雪茶”

初入春の茶博客2017-12-07茶余饭后 1656

  张岱(1597—1679年),字宗子,石公,号陶庵,又号蝶庵,山阴(今浙江绍兴)人,侨居杭州。张岱出身仕宦之家,而无意仕途。关心社会,对人间世态,洞悉入微。曾漫游苏、浙、鲁、皖等地区。家里藏书颇丰,自30岁左右,即钻研明史。明亡后,披发入山,避迹山居,展现了高贵的气节。他潜心著书,不问世事。作品以散文见长,题材广泛多样,笔调清新率真,有《石匮书》、《琅嬛文集》、《陶庵梦记》、《西湖梦寻》、《夜航船》等存世,是明末清初的文学家、史学家,一生以读书著述为乐,为晚明小品文大家,其诗文,初学公安、竟陵,进而融合二体,汲长弃短,诙谐幽默,生动活泼,在明代的小品文作家中,堪称第一。
  张岱平素兴趣广博,对世态观察入微,文章题材俯拾即是,描述山水景致、社会生活各方面,无所不写;传记、序跋、像赞、碑铭等各种体裁,在他的笔下,都写得诙谐百出,情趣跃然。在他《自为墓志铭》中,叙述了自己前半生生活优渥、富裕,锦衣玉食,纵情声色,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然而当明朝亡国后,性情大变,表现出文人的高尚品格与民族气节。张岱不仅是一位散文家,更是一位精于茶艺鉴赏的行家,他明茶理,识茶趣,为品茶鉴水的能手,是一位精于茶艺茶道之人。他自谓“茶淫橘虐”,可见其对茶之痴,在《陶庵梦忆》一书中,对茶事、茶理、茶人有颇多记载。
  明代时期,品茶已成时尚,而茶品也成为人们生活中的必需品,各地茶馆林立,成为文人雅士聚集的地方。对爱茶的张岱而言,上茶馆似乎也是他生活中的一种休闲。崇祯年间有家名为“露兄”的茶馆,店名乃取自米芾“茶甘露有兄”句,因其“泉实玉带,茶实兰雪,汤以旋煮,无老汤,器以时涤,无秽器。其火候、汤候,亦时有天合之者”,故深得张岱喜爱。
  张岱是位识茶辨水的能手,《陶庵梦忆》记载他拜访老茶人的经过,过程十分有趣:一次他慕名前往拜访煎茶高手闵汶水,正好闵老外出,他静心等待,闵老回来后,知道有人来访,才招呼一下,就借故离开,想测试张岱的诚意。张岱虽几经等待,非但未打退堂鼓,反而更下定决心非喝到闵老煮的茶不可。闵老回来时,见客人还在,知道来者是个有心人,于是才开始煮茶招待他,闵老“自起当炉。茶旋煮,速如风雨”的娴熟技巧,让张岱惊叹不已。之后闵老将张岱引至一室,室内“明窗净几,荆溪壶、成宣窑瓷瓯十余种,皆精绝。灯下视茶色,与瓷瓯无别而香气逼人”。着实让张岱大开眼界,不禁问闵老:“此茶何产?”闵老想考考他说:“阆苑茶也。”然张岱觉得有异,说:“莫绐余,是阆苑制法,而味不似?”闵老暗笑并反问:“何地所产?”张岱又喝了一口说:“何其似罗岕甚也。”闵老啧啧称奇。张岱又问:“水何水?”
  闵老说:“惠泉。”张岱又说:“莫绐余,惠泉走千里,水劳而圭角不动,何也?”闵老知道眼前这位是个品茶高手,遂不敢再欺骗他,过了一会儿,就持一壶满斟的茶给张岱品尝,张岱说:“香扑洌,味甚浑厚,此春茶耶!向瀹者的是秋茶。”闵汶水对于张岱神之又神的辨茶功力,不禁赞叹道:“余年七十,精赏鉴者无客比。”于是和张岱结成好友。(《陶庵梦忆·闵老子茶》)名噪一时的禊泉,乃绍兴名泉之一。禊泉曾一度被埋没,后因张岱的发现才又重显威名,《陶庵梦忆》记:“甲寅夏,过斑竹庵,取水啜之,磷磷有圭角,异之,走看其色,如秋月霜空,噀天为白,又如轻岚出岫,缭松迷石,淡淡欲散,余仓卒见井口有字划,用帚刷之,‘禊泉’字出,书法大似右军,益异之。
  试茶,茶香发,新汲少有石腥,宿三日气方尽,辨禊泉者无他法,取水入口,第挢舌舐腭,过颊即空,若无水可咽者,是为禊泉。”文中提到张岱无意间发现禊泉的经过,同时点出禊泉水质的特点,更以其专业的品茶知识,说明辨识禊泉的诀窍。(《陶庵梦忆·禊泉》)除了品茶鉴水之外,张岱还改良家乡的“日铸茶”,研制出一种新茶,张岱名之为“兰雪茶”。《兰雪茶》中提到兰雪茶的研制过程:“……募歙人入日铸。杓法、掐法、挪法、撒法、扇法、炒法、焙法、藏法,一如松萝。他泉瀹之,香气不出,煮禊泉,投以小罐,则香太浓郁,杂入茉莉,再三较量,用敞口瓷瓯淡放之,候其冷,以旋滚汤冲泻之,色如竹箨方解,绿粉初匀,又如山窗初曙,透纸黎光,取清妃白,倾向素瓷,真如百茎素兰同雪涛并泻也。雪芽得其色矣,未得其气,余戏呼之‘兰雪’……”他通过招募安徽歙人,引入松萝茶制法,四五年之后,经张岱的改制,冲泡出来的茶,色如新竹,香如素兰,汤如雪涛,清亮宜人。他把此茶命名为“兰雪”茶。又四五年后,兰雪茶风靡茶市,绍兴的饮茶者多用此。后来,就连松萝茶也改名“兰雪”了。
  张岱不仅嗜茶,而且识茶,从饮茶到品茶、评茶,无一不精。他一生兴趣广泛,对各类事物多所涉猎,堪称为博物学家,他爱茶成痴,尝谓:“余尝见一出好戏,恨不得法锦包裹,传之不朽,尝比之天上一夜好月,与得火候一杯好茶,祇可供一刻受用,其实珍惜之不尽也。”(《彭天锡串戏》)把看到一出好戏,犹如观赏一轮好月、啜饮一杯好茶般令人愉悦。若非因身遭家国之变,而改变其人生态度,相信以其读书研究的精神及对茶学的了解,必能为我国的茶学文化留下更多的宝贵资料。

文章关键词
兰雪茶
兰雪茶故事
张岱与兰雪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