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春の茶博客
扫描关注初入春の茶博客

手机扫描二维码

祁门红茶采茶客——采“女王茶”的中国大妈

初入春の茶博客2017-12-07茶余饭后 1251

  祁门红茶,被誉为镶着金边的女王。提起红茶,人们最津津乐道的就是1986年英国女王访华时,曾提出要去祁门购买她钟爱一生的祁门红茶。虽然那次女王没有亲自到访祁门,但祁门红茶最终被作为国礼,赠送给了女王。

  这种英国女王喜欢的红茶,产自皖南大山深处的祁门,而采摘它的是一群平均年龄 60 岁左右的中国大妈。今年春天,祁门红茶的核心产区历口茶园,气温比山外偏凉一点,槠叶种的老茶树生长缓慢,直到4月8日,才开始“头采”。

  经过一年的养分沉淀,这些头采茶芽尖肥厚嫩美,经由繁复工艺和资深茶师们的生花妙手之后,将成为今年最好的祁门红茶。这些茶叶在过往的很长时间里多半用于招待外宾和当作外事礼品,因而级别名称也直接以“国礼”相称。因为英国王室的青睐,价格贵,当地人称其为“女王茶”。

  祁门茶树生长于山坞深谷中,机械难以到达,适宜的温度下,新芽长势喜人,一天一个价,必须及时采摘。一山之隔的江西浮梁,是祁门采茶客的重要来源地。每年3月底,64岁的高桂枝就开始在浮梁镇上留意能出门采茶的大姐,“年轻的出去打工了,年纪大的在家带孙子,能干活的人不好找噢!这些大姐年纪虽然大了点,但吃过苦,干活都是一把好手,今年老板还给了保底

  工资,一天 100 元,干得好能拿 130、140元,住宿条件也比往常好了点,她们还是很开心的。” 为了照顾这些好不容易请来的采茶客,高桂枝被茶园请来烧江西口味的饭菜,保证大妈们吃饱吃好。

  “孙子大了,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出来干点活,人多热闹,”听说自己摘的茶是“国礼”,梁秀英乐坏了,“我以前是个厨子,烧的饭镇上人都说好吃。老了,采个茶还给女王喝,档次上去嘞。”

  59岁的郑奀菊是第二次来祁门采茶,一口地道的土话必须经过其他人的翻译才能听懂。郑奀菊话不多,采茶时,她喜欢随身带着一个收音机,放到熟悉的歌曲,偶尔还会扭几下。淡定的表情,稍稍有点僵硬的肢体,经常被其他大妈起哄,“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走路一瘸一拐的汪冬机,是历口茶园雇用的场地管理员,去年不小心从高坡上摔了下去,在医院住了两个月,到现在走路还不利索。“历口茶园标准高,不给施农药的,每年七八月最热的时候,我们就要上山挖草,老话讲,七挖金,八挖银,最热的时候把杂草翻到深土里作养料,来年茶叶才会长得好。”今年分配任务时,他负责后勤,本是不用上山的,但是最近气温上升太快,茶叶长势很猛,老汪也不得不跟着上山搭把手。

  “这茶金贵着呢,得抓点紧,当年土地流转,别的地方只要 600 元 /亩历口茶园要2000元/亩,贵了整整三倍。上次去城里的祁红博物馆,我们这里产的女王茶,4两多装在一个小盒盒里,就要万把块钱,算起来一斤两万多,啧啧,英国大姐家真有钱!被太阳晒了一天的老汪,嗓子疼得厉害,顺手采了几片茶叶,放进嘴里嚼嚼。

  当然,老汪不知道,并不是所有的老外都喝得起两万多的奢华“国礼”他们虽然钟情祁门红茶,但在采购茶叶时,通常首先会要求茶叶价格不能太高,对茶叶包装的要求也远远没有中国消费者高,所以,祁红的大宗出口多半是三级、四级茶叶。在此之上的二级、一级、特茗,多半被国人消费掉了。

文章关键词
采茶客
采茶客故事
祁门红茶采茶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