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春の茶博客
扫描关注初入春の茶博客

手机扫描二维码

西藏行,见证一壶传统酥油茶的诞生

初入春の茶博客2018-04-18茶话人生 1272

  在许多人眼中,藏区是净土,是神秘,是诗与远方;而在另一些人眼中,藏区是圣地,是家园,是故乡。
  在颠簸于滇藏线半个月的日子里,我发觉有一种东西比蓝天白云、比羊卓雍错更能震撼我的内心,这种东西就是藏族同胞的耿直与淳朴。
  或许,藏餐、雪山、宫殿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被淡忘,但是对生活的热情、对客人的诚挚、对内在灵魂的执着追寻让我感动了一次又一次。
  一座池城,一个种族,生来就是这片土地的一分子,与山水河流一起存在于天地之间。
  ▎我们要见的他,是西当村的吾金
  在7月的藏地观茶溯源之旅中,下关沱茶携长安汽车共用了十余天走完全程。而在藏族同胞吾金都吉家中,我们却“赖”了整整一天。
  自从开始“藏地观茶”之旅后,下关沱茶&长安汽车车队的很多嘉宾和队友们便开启了“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的高反模式。经常睡到半夜4~5点就蓦然醒来,因为叫醒大家的不是闹钟,也不是梦想,而是高反。
  来到了行程的第三天,头疼、眩晕、反胃、大喘气,尽管生理上承受着各种不适,但这并不能减损大家对这一天行程的激情和坚持。因为这一天的第一个目的地,便是位于德钦县西当村的藏族同胞吾金都吉的家,而他们,将教会我们打一桶最正宗的酥油茶
  ▎藏族同胞兄弟走遍山路,只为给客人一顿好餐
  早上6:38,当大多数嘉宾还在睡梦中,位于雪山脚下,澜沧江另一边的吾金都吉一家已经开始了这个月最忙碌而又最满怀期待的一个上午。今天,他们将作为德钦县西当村的藏族同胞代表,迎接“藏地观茶”车队70余位客人的来访。
  对此,耿直的吾金一家拿出了最好的油,最好的茶。并早早地把最好看的藏族服装摆放在了屋里。现在,吾金最需要的,就是有人能来帮自己一起做饭迎客了。
  吾金家里一共有6口人,包括父母、妻子和两个孩子,这对于接待我们这样大的一个车队是不够的。这一次,他早早地开着自己的汽车出门,就是为了接自己的弟弟一家与妻子的阿姨来帮忙,顺便到县城搬运午餐所需的大量蔬菜与肉食。
  这一路,并不好走。一路上,山体滑坡的碎石,常发性地遍布着路面,稍有不慎便会对行车造成相当的危险。更不用说偶尔会遇到对向一些风驰电掣而又不怎么遵守交通规则的车辆。
  走这条路,对于一些对于路线不熟悉的司机,或者对离合掌控得相对没有那么熟练的司机来说,他们简直是在挑战吉尼斯!
  对于长期走这条线的“老司机”吾金来说,这或许不算太大的挑战,但他也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因为这一趟会花费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要接那么多人,又要运送这么多的物资,几十公里的山路……吾金回忆,如果是小时候,这将会徒步耗费一整天,而且,徒步的危险性更加大。
  如今,偏远的地区也修通了公路,而长安欧尚敞阔的空间,也能让他跑一趟车就完成这些事情。吾金对此感到非常的高兴与幸福。不仅是吾金,许多藏族同胞们,也都对这一条条柏油马路心存感恩——它迅速地带来了外面的问候,带来了科技与方便,带来了必不可少的下关茶。
  ▎孩子就是全家的明星
  我们从飞来寺出发,车在盘山路上一路盘旋而下,跨过澜沧江大桥,然后再盘旋而上,将近2小时,才到达西当村。一路上路况极险,感觉车轮就紧挨着陡峭的悬崖边擦过,而崖下就是奔腾的江水,多看几眼都眼晕。
  还好在光秃秃的大山中总是出其不意地冒出一块绿油油的庄稼田和片片小村庄,不断给人惊喜,而且司机开车的稳健让人也在惊险中感到心安。
  在西当村,绕过一片葡萄园,上了一个小坡后,就来到了吾金都吉的家——一座典型的藏式小院。接到家人,备好肉菜的吾金,早早地带着一家人,穿着传统的民族服装,等候在了门前。“藏地观茶”的嘉宾队员们共同从汽车后备箱中搬下了下关砖茶,赠送到吾金都吉一家人手中。
  当留下这珍贵一幕的众多相机快门声响起时,吾金都吉的大儿子祥琼次仁瞪大了眼睛,兴奋地问道“怎么这么多人在拍我?”,有人回答到“因为你是大明星啊。”孩子咧着嘴笑了,大家也跟着高兴地笑了起来。
  ▎从中国到泰国,从西藏到重庆,她和下关茶缘分匪浅
  我们和吾金一起谈天说地,谈到生活,谈到信仰,谈到社会变化,还谈到孩子的教育。耿直的吾金说话也带着浓浓的民族风——豪爽,从不掩饰而又充满考量。
  在我们聊天的时候,吾金都吉的家人——他妻子的阿姨干态拉姆不停地为我们送上一碗碗一早就用下关砖打好的酥油茶。
  与干态拉姆阿姨的攀谈中,我们发现阿姨和下关茶有着不可不说的故事。因为从一位藏族姑娘起,干态拉姆和下关茶的故事就开始了。
  干态拉姆当年曾是德钦县歌舞团里一名优秀的舞蹈演员,18岁就已入团。在自己29岁那一年她遇到并嫁给了自己的丈夫,一位中泰混血的登山队员。
  那时的干态拉姆决定暂时离开家乡,跟着丈夫远赴泰国。她还带去自己一直喜欢喝的下关砖茶。无巧不成书的是,她的婆婆竟然是位重庆人,也是一直在生活中不能缺少下关沱茶的沱茶爱好者。
  一块砖茶就敲开了干态拉姆与婆婆之间横跨两个民族文化及婆媳关系的大门。两个异乡人在异地因有着共同的回忆而彼此走进,这可能是下关砖茶带给喝茶的人们最大的乐趣。
  如今的干态拉姆或许因为太思念故乡,也或许是思念这口用下关砖茶打出的酥油茶,从而重返西当村定居。话未说完,干态拉姆又为我们碗中续上了情意满满的酥油茶……
  ▎美丽的达瓦拉姆手把手教你打一壶酥油茶
  吃饭,感恩、喝茶,回味、聊天,大笑……我们在吾金家,这个淳朴的藏族小院里度过了愉快的一天。
  是时候启程了,在离开之前,热情的吾金要让我们每人都带一杯热热的酥油茶走,于是,我们这次吾金家之行,不仅喝到了最新鲜的酥油茶,还亲眼见证了一壶传统酥油茶的诞生。
  这壶酥油茶,是吾金都吉的妻子达瓦拉姆用下关砖茶为我们做的,并手把手地给我们讲解其中的要领。
  打酥油茶先从煮茶开始:把凉水倒入壶中,加入大约五分之一块沱茶后再把水烧开。
  大约十分钟之后达瓦拉姆把烧开的茶水倒入制作酥油茶的桶内。
  紧接着加入新鲜的牛奶,然后再加入已经制好的酥油,再佐以食盐,接下来就是“打茶”了。
  “打”这个字估计就源于此处,达瓦拉姆用木柄在桶内反复捣拌,达瓦拉姆说:“一般次数达到1500次左右的时候,酥油与茶汁会融为一体,就是我们所喝到的酥油茶了。”
  再把茶从桶内倒入容器中,这样,一壶热气腾腾的酥油茶就拿到我们手中啦!
  吾金都吉将酥油茶递到我们手中时说:“以前挖虫草和砍柴的时候,每天早上和中午都必须喝它才能有力气干活。”
  拿到酥油茶过后,与吾金一家挥手一别,我们继续踏上了进藏的旅程。

文章关键词
西藏游记
酥油茶
西藏酥油茶的做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