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春の茶博客
扫描关注初入春の茶博客

手机扫描二维码

修水“双井绿”,一啜三日夸!

初入春の茶博客2018-04-17茶话人生 839

  多谢老友的修水“双井绿”好茶!此茶形如凤爪,银毫披露,即所谓“白雪有芽鹰作爪”,泡开为一芽一叶初展,肥壮柔嫩,芽叶长度约2cm,香气鲜嫩清高,滋味鲜爽甘醇,属于明前极品茶!
  双井茶以地名,因修水县杭口乡双井村,村边有江,江岸有崖,崖畔有钓鱼台,台畔有茶园,钓鱼台石崖下有双井。诚如你所说,“黄庭坚、苏轼亦赞不绝口”。黄庭坚是双井人,字鲁直,自号山谷道人(晚号涪翁),人称黄山谷。他对家乡所产的双井茶推崇备至,可以说,他是双井茶的化身(陈师道《赠鲁直》云:“子如双井茶,众口愿其尝。”),极力赞美家乡双井茶:
  山谷家乡双井茶,
  一啜犹须三日夸。
  暖水春晖润畦雨,
  新条旧河竟抽芽。
  南宋词人叶梦得在《避暑录话》中记载这件事说:“草茶极品惟双井,顾渚亦不过数亩。双井在分宁县,其地即黄氏鲁直家也。……鲁直力推赏于京师,族人多用之。”
  黄庭坚是盛极一时的江西诗派开山之祖,与苏轼并称为“苏黄”,又是“苏门四学士”之一。他将珍贵的双井好茶送东坡恩师,并附诗《双井茶送子瞻》推介:“我家江南摘云腴,落硙霏霏雪不如”,盛赞双井茶品质优异,诗曰:
  人间风日不到处,
  天上玉堂森宝书。
  想见东坡旧居士,
  挥毫百斛泻明珠。
  我家江南摘云腴,
  落硙霏霏雪不如。
  为君唤起黄州梦,
  独载扁舟向五湖。
  黄庭坚送的双井茶被东坡誉为“奇茗”,“江夏无双”,从磨到烹到饮,都亲自动手,不遣僮仆代劳。“不敢付僮仆”,极其珍爱,溢于言表。东坡品尝后,赞不绝口,和诗《鲁直以诗馈双井茶,次韵为谢》酬答:
  江夏无双种奇茗,
  汝阴六一夸新书。
  磨成不敢付僮仆,
  自看雪汤生玑珠。
  列仙之儒瘠不腴,
  只有病渴同相如。
  明年我欲东南去,
  画舫何妨宿太湖。
  欧阳修爱茶,是一生的癖好,至老亦未有衰减(《茶歌》:“吾年向老世味薄,所好未衰惟饮茶。”),也曾赋诗极力赞赏双井茶:
  江西水清江石老,
  石上生茶如凤爪。
  穷腊不寒春气早,
  双井芽生先百草。
  白毛囊以红碧纱,
  十斤茶养一两芽。
  长安富贵五侯家,
  一啜犹须三日夸。
  宝云日注非不精,
  争新弃旧世人情。
  岂知君子有常德,
  至宝不随时变易。
  君不见建溪龙凤团,
  不改旧时香味色。
  欧阳修爱茶更懂茶,对双井茶评价极高,认为“其品远在日注上,遂为草茶第一”(《归田录》卷上),认为其品质好,是萌芽早发,生百茶之先,“穷腊不寒春气早”,因此采摘极早很细嫩,“十斤茶养一两芽”。形如凤爪白毫多,制作尤精,还用红纱做茶袋,包装也很精致,特别是茶的味道特好,“雪芽双井赛神仙”(《西江月· 茶》苏轼),以致“长安富贵五侯家,一啜犹须三日夸”。诗中结尾几句,还咏茶喻人,从茶叶的品质联想到世态人情,批评那种“争新弃旧”的世俗之徒,认为应该像君子和至宝那样,像建溪龙凤团茶一样,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不改旧时香味色”。你的情谊,诚挚厚重,几十年如一日,“至宝不随时变易”,难能可贵,感人至深!
  双井茶,宋有“绝品”、“草茶第一”之称,至清康熙《西江志》引《茶事杂录》还这样评价:“双井在宁州西三十里,黄山谷所居也。其南溪心有二井,土人汲以造茶,为草茶第一。”今日双井茶的知名度虽不如龙井、碧螺春,但我喝了你寄赠的双井村十里秀水所孕育的“双井绿”依然感觉“江夏无双”。
  你的双井茶勾起我对南昌很多怀念,一如杨万里《以六一泉煮双井茶》:
  鹰爪新茶蟹眼汤,
  松风鸣雪兔毫霜。
  细参六一泉中味,
  故有涪翁句子香。
  日铸建溪当退舍,
  落霞秋水梦还乡。
  何时归上滕王阁,
  自看风炉自煮尝。
  北宋文坛领袖、一代儒宗欧阳修晚年自号“六一居士”,曰:“吾家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有琴一张,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壶。……以吾一翁,老于此五物之间,是岂不为六一乎?”他说,我取这个名号,不过是用来记下我的乐趣而已。当我在这五种物品中得到意趣时,泰山在面前也看不见,迅雷劈破柱子也不惊慌;即使在洞庭湖原野上奏响九韶音乐,在涿鹿大地观看大战役,也不足以形容我的快乐和舒适(“吾为此名,聊以志吾之乐尔……方其得意于五物也,泰山在前而不见,疾雷破柱而不惊;虽响九奏于洞庭之野,阅大战于涿鹿之原,未足喻其乐且适也。”)。
  在西湖孤山南麓凿有一泉,东坡乃名之曰“六一泉”并著泉铭以纪念欧阳修。其泉“汪然溢流,甚白而甘”, 时至南宋,杨万里游历西湖时携涪翁推崇备至的“双井茶”,遂以“六一泉”水烹之,并赋诗记之。茶是山谷先生之茶,水为六一居士之水,茶佳、水好,从“泉中味”、“句子香”,表明更是为了怀念两位江西老乡。杨万里在用六一泉煮饮双井茶时,联想到同乡黄庭坚咏双井茶的诗篇,又联想到王勃《滕王阁序》中“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名句,希望有一天能在滕王阁上亲自煮饮双井茶,绵绵思乡情,幽幽还乡梦。诗中也称赞双井茶,认为双井茶比当时闻名天下的日铸茶和建溪茶都好,日铸茶和建溪茶当退避三舍。
  喝了老友的“双井绿”,一时兴起,写了很多。我没有别的回赠,就把我刚定稿的三篇东西发给你,算是汇报,博你一笑。这些东西很枯燥,就没有你的好茶那么有味了。

文章关键词
双井绿茶
双井绿茶是什么茶
双井绿茶产地
发表评论